阿姆斯特丹嚐鮮

IMG_5597
想來想去,還是按照時間順序來紀錄這三趟旅行吧。相關照片請參閱阿姆斯特丹相簿。
.
荷蘭三天之旅是我第一次離開德國的旅行。嚴格說起來是阿姆斯特丹三日遊還貼切一點,這三天完全沒有離開阿姆斯特丹,比利時和盧森堡則是連經過也沒有。看來我還是玩得不夠兇,別人早都去了N個國家了本人卻十月快下旬才開始踏出德國,但是很開心可以擺脫公共交通工具的不方便性,這次是租車出去玩的,總共六個人。成員有台灣人一名、日本人一名、新加坡人三名和義大利人一名。
.
令人非常驚訝的是我們租了一台超級大的車,九人座巴士那種,每個人一看到都會脫口而出 “wow…that’s crazy!"。因為它真的太大了變得很難以駕駛,我們的駕駛是兩名新加坡男生,由於新加坡跟日本一樣是左駕,而歐洲跟台灣一樣是右駕,所以每次要轉彎打方向燈時Marcus都會"不小心"地先打開雨刷…..真是令人難以放心的旅行啊…..
.
上了高速公路之後從科隆經過杜塞道夫,約莫三個小時之後,就在我們大喊"hunjo-opa"的尖叫聲中通過荷蘭邊境,真是太興奮了,雖然開到阿姆斯特丹又花了一個小時,然後找我們的hostel又找了一小時…-__-;;
我們住在一間六人宿舍內,剛好變成我們的私人房,等到一切都安頓好,吃過了很貴的pizza,亂逛的時候看到一家賣mushroom的店(咳咳…這種東西知道的人就知道,在此不多作解釋),大夥兒通通衝了進去,老板人很親切,爲我們解說mushroom的各種種類和效用,並且給我們一些建議,我們買了兩盒來試試,說好五個人分,只有Federico沒吃,要保持神志清醒帶我們回家…戴太陽眼鏡
我真不敢相信這蘑菇就這麼生吃,上面還沾有土耶!! 第一口咬下去,嗯…….是生的(廢話),有夠難吃!Marcus直接說「Oh…It tastes like shit!」真不是我在說,沾點蕃茄醬可能會好吃一點吧老板…
.
老闆說mushroom要大概一個小時後才發揮效用,結果我大概半個多小時之後就漸漸發作了,感覺像喝醉一樣身體開始有點飄,有時候覺得腳步不穩像地震,奇怪的是五個人裡面只有我跟Mari有感覺,其他三名新加坡人通通是浪費錢,不知道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晚上七點我們在中央車站前集合,參加紅燈區的guide tour,那時候正是我的藥效發揮到極致啊,前半段完全不知道導遊在講甚麼,一直很努力讓自己看起來正常、努力保持理智,還要照顧看起來比我還慘的Mari,要是能待在一個地方安靜的聽點音樂應該會有很舒服的效果啊,幹什麼去紅燈區咧?! 不過導遊的講解真的很棒,有很多獨家景點和故事,8歐元相當值得,把紅燈區逛了個透。我不知道那些露乳露臀、搔首弄姿的女人對男人的吸引力有多大,不過我想亞洲男生應該不會太喜歡這種型的,而且我們要給Federico一個勇氣獎,他還真的跑去問價錢 (其中包括一個要給他折扣價的義大利同胞),來證明導遊說的50歐是最低底價…..  這行程的後半段能聽得清楚明白也得感謝這義大利人,他請我吃了一顆糖之後整個人就好了百分之七十,後來才知道原來吃甜食會減輕蘑菇的效力。
.
第二天是一整天的行程,早上先去了海尼根體驗館,原來海尼根是荷蘭的啤酒啊,入場券11歐包括了參觀費、三杯啤酒和一個小禮物,我比較想要他收我6歐只給我喝一杯啤酒就好,反正我也喝不了三杯 -__-
海尼根啤酒體驗館還滿好玩的,有很多設施可以看也可以玩,照一張電子大頭貼寄給自己或是錄一段影片給朋友,我們在裡面待了快三小時才出來,果然我沒辦法短時間內喝三杯啤酒,再說這是從早上十一點就開始喝啤酒,誰喝得了啊…..
吃了午餐之後是逛博物館的時間,他們要去逛梵谷博物館,我對於荷蘭國立博物館比較有興趣,就跟他們分道揚鑣。比較可惜的是荷蘭國立博物館現在正在整修,只有三分之一的展品拿出來展覽,可是門票並沒有少收三分之二….-___-  最有名的作品就是林布蘭的「夜巡(night watch)」,經過數次令人心痛的破壞,現在被小心地保存在最後一間展覽室。
.
接著就是找尋我們第二天晚上的住宿,根據May的訂房,是訂在一艘船上…?! 這船並沒有要開到哪裡去,只是停在港邊當成青年旅舍經營。好不容易找到了那座荒涼的碼頭,上了那艘看起來很破的船,船主帶我們去看我們的床位…..
這真是場災難,我只能這麼形容。下層船艙裡沒有隔間,床鋪是上下的、鋼架的,大概有三十個床位以上,廁所只有兩間,而且水壓不足總是很臭,有一間洗澡間可是不能鎖門,沒有棉被只有厚重的軍毯, 新加坡人說這比他們軍隊的環境還要差…..令我想起上次在中國當了一晚非法漁工的蘇杭大運河之旅….. 戴太陽眼鏡
這些我都可以忍受,最可怕的是沒有暖氣!沒有暖氣?!這裡晚上要低到五度以下的啊!!!這樣還要收我28歐元!!有沒有搞錯啊?!
.
總之我們還是安頓下來,到旁邊的餐廳吃了一頓海鮮,然後搭免費的接駁船去市區。又跑了一次紅燈區 -___- ,接著進了一家阿姆斯特丹歷史最悠久的"咖啡店"。這裡的coffee shop不賣咖啡,賣的是蘑菇大麻這類軟性毒品,咖啡店是以前爲了躲警察用的名字,也就一直沿用至今,店裡是不賣酒精類飲料的 (話說回來,吸大麻還喝酒是不想要命了是吧),店裡也不主動提供這類軟性毒品清單,要跟櫃台特別詢問才有,不過當然進去的人都知道裡面是幹甚麼的…  新加坡人因為昨天蘑菇起不了作用今天還要再試一次,我跟Mari就免了,一來磨菇很難吃,二來昨天飄過一次不想再飄第二次,於是他們買了兩盒分著吃了,然後就坐在位子上看世界杯橄欖球的決賽,英格蘭對南非,不管英格蘭輸了或贏了大概都有好戲可看,因為紅燈區的顧客有蠻大一部分是英格蘭男士。Federico也坐在位子上挺無聊貌,他說想試試看Marijuana(大麻),跑去櫃檯買了一個Marijuana cake,小小一個像發糕要價六歐元,聞起來是好吃的巧克力口味,不過大麻本身的味道也香香的,聞不太出來,吃起來也不覺得有什麼特別,大概吃了五分之一就丟回給Federico。新加坡人大概跟蘑菇犯沖,怎麼樣就是起不了效果,就我個人認為是他們喝了太多水和可樂稀釋了藥效,總之時間也不早了,便又搭船回寒冷的旅館。
.
一回去船艙,連個燈都沒有,只能摸黑行動,又冷又不舒服,隨便洗臉刷牙蓋兩三張軍毯就睡了,睡到一半突然Federico把May和 Marcus搖醒說他不舒服,似乎連氣都快喘不上來,Marcus趕快開了車送他去市區的醫院掛急診,至於為何才吃那麼一點點大麻蛋糕就送急診,到現在還是個不解的謎… ^^;;  隔天我問了Federico到底去了醫院作了甚麼治療,他老兄也很有趣,他說醫生聽了他的描述,摸摸他的頭說 “嗯 你沒有事的,不要擔心",然後就回來了……搞笑啊?! 不過Marcus就直接在車上睡了,車上比船上溫暖舒服啊!
.
第三天早上我們去安妮‧佛蘭克(Anne Frank)之家,她是一個小女孩,也是二次世界大戰中被迫害致死的無數猶太人之一,他們一家人爲躲避迫害曾躲在這棟屋子裡兩年,安妮隨身攜帶的日記本,描繪了一家人在密室裡的生活和不安恐懼的心情,後來被出版成安妮的日記一書。十一點參觀完我們趕到另一場免費的阿姆斯特丹導覽,其實也不是免費,而是採小費制,導遊就是帶我們去紅燈區的那位,這場導覽長達三個小時,中間有半小時休息時間吃午飯,我們去中華料理飽餐了一頓。有聽導覽果然有差,從為何荷蘭傳統民房是傾斜的、到荷蘭歷史、填海造陸、還有本來懸掛"夜巡"的大廳,通通都介紹了,不過很不好意思的是我們還沒聽完導覽就開溜了,因為導遊無意中說到某家店的巧克力蛋糕非常好吃,然後我們就跑去吃蛋糕了……>_<  巧克力蛋糕相當好吃,雖然比起柏林那家略有一點遜色,還有Federico說了一句「這蛋糕的味道跟我昨天吃的蛋糕一樣-__-」,把大家全笑翻了,不過這裡面沒加大麻請放心。 吃了蛋糕又趕去吃荷蘭煎餅,我們的最後一個目的地,荷蘭煎餅很像法式可麗餅的"攤開版",可自選鹹甜配料醬汁,我點的是香草冰淇淋 淋上焦糖再擠點鮮奶油在上面,一份大概有一千大卡…. ^^;;
.
阿姆斯特丹是個很國際化的城市,根據導遊說是世界上最國際化的城市,有一百多個國籍的人住在這,紐約還只是第三名… 阿姆斯特丹的好玩之處在於她有很多不同的風貌,有美麗的運河景緻、曾是世界上最富庶的城市所遺留下來的歷史和文化作品,星期天也可以血拼 (這在歐洲非常難得!)、還有紅燈區跟合法的軟性毒品,是個令人目不暇給也容易迷失的地方,不過她的高物價可以及時拉住想消費的慾望,幸甚幸甚。
.

1 則迴響 (+add yours?)

  1. Trackback: 2012夏‧克羅埃西亞獨樂樂 – (終) 雙城記:充滿藝文氣息的首都札格列布 & 加量不加價,阿姆斯特丹半日遊 | Always Think of The Good Stuff Ahea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