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極樂之旅(3)-里斯本近郊一日遊(辛特拉vs.羅卡角)

事隔半年多的前言:
轉眼間離開歐洲已超過半年,回來之後又是忙東忙西,爲了論文頭痛了很久,接著又是打工又是旅行又是搬家的…葡萄牙之行最後兩天的遊記一直處於難產狀態。
在這半年中,每當在書店閒逛,看到葡萄牙的旅遊書總忍不住拿起來翻一翻,看紅酒相關的書也要找一找波多酒的敘述,帶回來的三張風景明信片貼在我一抬眼就看得到的地方。渴望再看一眼波多的風情萬種,再到里斯本的阿爾法瑪舊城區追逐黃色街車,再到南部海岸踏浪吃沙丁魚…..
留歐時的最後一趟旅行,再不寫下來,很多細節都要忘了,所以雖然時隔七個月,還是堅持要把它完成,因為葡萄牙是我最不想遺忘的國度啊!
——————————————分隔線———————————————————–
於是就從葡萄牙第四天說起,抵達里斯本的第二天,
吃早餐的時候巧遇聽見兩個人正在說台灣口音的中文,
天哪….這裡的台灣觀光客超少的,不然就是從西班牙轉進來玩一天就走了,於是便上前攀談,
他們是一對姊弟,姊姊在荷蘭當完交換要回去,弟弟剛過來交換,算是交班 戴太陽眼鏡
果然他們也是從西班牙過來住一晚,今天晚上要搭飛機回荷蘭。我跟他們說了我今天的計畫,聊一聊之後就決定要一起去。
後來又進來了一對朋友檔,也是台灣人,那家hostel一晚上住了5個台灣人,真是盛況空前哪~~
今天的計劃是前去里斯本近郊的辛特拉(Sintra)跟歐洲大陸最西端的羅卡角(Cabo da Roca; Cape Roca)
之前在網路上找資訊的時候, 看見有些人推薦"里斯本一日券"(也有兩天或三天的),
一日券是15歐,含所有的交通費和某些觀光景點、博物館的折價券。
特別的是它包含了至辛特拉的車程,所以本人也相當衝動的一到里斯本就買了一張,
這天早上我興致勃勃的想用一日券當大爺,前往辛特拉的火車是由Rossio車站發車,從hostel走過去大概十分鐘就到,
同行的姊弟倆沒有買一日券,所以他們買了單程車票,
也因為如此,我才想大聲的呼籲:買里斯本一日券不划算! (買幾日券都一樣)
因為到辛特拉的單程車票才1.7歐!!
(另,搭一次小黃電車也才1.5歐,一天頂多逛兩個博物館,怎麼算都虧本)
而且一日券並不包含辛特拉地區的公車錢和城堡們(複數!)的入場券…….
辛特拉離里斯本不遠,大概一個鐘頭左右就到了,小小的車站擠滿了觀光客,出口處的information center忙得不可開交,
辛特拉Sintra是葡萄牙王室貴族和曾統治過這片土地的摩爾人的避暑勝地,已列入世界遺產,
目前至少有五座皇宮、城堡、教堂跟N座博物館可以參觀,對於時間稀少的觀光客來說是個很令人頭大的地方。
英國詩人拜倫(Byron)曾經說這裡是"歐洲最令人愉悅之處" (the most pleasing in Europe),
又稱她是"榮耀的伊甸園" (glorious Eden),還有一些其他藝術家的描述啦,懶得翻譯了…….
 info的女士告訴我們,最好買巴士周遊券上山繞一圈,
正好今天National Palace休館,可以直接跳過,
真不知道該惋惜,還是該慶幸少了一個迷惘,總之我們就買了巴士券上山去了。
由於還要再去羅卡角,就只選定其中的兩個大景點─摩爾人城堡(Moorish Castle)跟佩納皇宮(Pena Palace)。
摩爾人城堡現在只剩下斷垣殘壁,應該說本來就只是爲了防禦用的。望著蜿蜒的城牆盤據著山頭,感覺像爬上了萬里長城,上頭插著飄揚的葡萄牙國旗,站在山頭的城牆上,我也君臨天下了一番。
→連綿而去的摩爾城牆
緬懷過摩爾人的威風,繼續前進下一個地點─佩納皇宮。
佩納皇宮(Pena Palace)為羅馬式建築,雖然建築源起甚早,但於1839年才開始被使用作為宮殿,也從那時候開始擴建。而且當時的國王意圖模仿新天鵝堡來打造這座佩納城,結果弄出了一座色彩斑斕、怎麼看都不像現實世界的城堡。就拿同一面牆上的磁磚來說,上半部和下半部的瓷磚圖樣就一定不一樣……繞了整座城,看了個眼花撩亂。
廖弟弟的評語是「他大概爲了消耗存貨,把葡萄牙各地剩下來的建材都集合在一起了吧…」真絕啊!!人家好歹也是大詩人稱讚的樂園呢!
→色彩斑斕的佩納宮殿
趕著下山,趕著搭公車繼續前進羅卡角,這趟錢當然又不包括在里斯本一日券內的啦….. -___-
公車在山間小路上奔馳,顛簸了四五十分鐘,我們終於抵達歐洲大陸最西端–羅卡角(Cabo da Roca)。下了車,還來不及開始壯志豪情,一看公車時刻表就傻了,下一班公車得再等一個多小時哪!! 環顧四周…啥都沒有,只有海風呼呼地吹……
歐洲大陸最西端是個岩岸峭壁地形,只能由高處向下望,不能下去海邊散步的。沿著崖邊的步道走,由於海風刮得兇,這裡的植物都緊貼著地面生長,滾滾黃沙挾著風勢往臉上刮來,我瞇著眼往海面望去,浩瀚的海洋在艷陽的照射下閃著刺眼的光芒,矗立著的石碑說,此處乃是"陸地之終,海洋伊始(Where the land ends and the sea begins.)",頗有點開天闢地的味道。
→左上角是羅卡角的步道,這在日本大概會成為自殺聖地…
當然旁邊的小小遊客服務中心不會放過這個機會,裡頭有證書可以拿,證明此人來過歐洲大陸最西端,分平裝跟精裝兩種,我還是不繳這筆遊客稅了,照照像就好。再想想今天爲了趕路根本沒時間吃飯,但觀光地的消費實在令我下不了手,連麵包都捨不得買,還好廖弟弟手上提了一包餅乾,似乎是在西班牙買了卻不怎麼好吃所以留到現在,三人將就著把那包再普通不過的營養口糧給分了,站在崖邊吃個精光,海風刮得人臉痛,有點落魄但充滿感謝的一餐。
吹風吹了一個多小時後,公車終於來了,繼續前進終點─Cascais,位於里斯本西方三十公里的海邊小鎮。
山間的公車也是會塞車滴,抵達Cascais已經六點了,在此與廖姓姊弟倆分別,他們得搭晚上十點的飛機回荷蘭,我則留下來繞繞這個小鎮,瀟灑的揮手,祝彼此旅途順遂。一個人的旅途中,若是能結識聊得來的夥伴並結伴同行一兩日,是再高興也不過的事了!
Cascais來頭不小,不僅是里斯本週邊最富庶的居住地帶之一,從19世紀起還是葡萄牙王室的避暑勝地。房子的外牆漆得潔白、街上的行人戴著太陽眼鏡穿著沙灘褲,就算是沒拿地圖到處亂走的我,也能感受到整個小鎮所瀰漫的度假氣氛。
下午六點多,八月的葡萄牙還是要到八點多才天黑,於是我想憑著直覺找一處沙灘玩玩水。隨著車潮跟人潮亂走一通,不到十分鐘我就在某個馬路旁的沙灘上了。海邊度假勝地就該是閉著眼睛走都會碰到沙灘的!!嫌這沙灘小了不喜歡,還可以接著找下一個。
到了第二處沙灘,時間是下午七點多,望著西斜的太陽快要沉入海裡,我脫了鞋,想沾一沾大西洋的海水…… 一站到浪裡的那一瞬間,禁不住尖叫了起來,夭壽喔!怎麼太陽看起來那麼大,水卻那麼冰咧?  まぁ、いいや…… 明日此時,我就要搭飛機回德國了;後天此時,我就要搭飛機離開歐洲了。一想到此,恨不得夕陽慢點沉下才好啊,也不在意海水溫度有多麼冰冷了……
搭火車回到里斯本,再走路回hostel。途中真是越想越不甘心,我的15歐一日券就這樣沒了,連老本都賺不回,拼著最後一絲體力,也要給他多用幾次啊~~ 豪不猶豫地抓了一台小黃電車就搭上去,也不知道要去哪裡在什麼地方下車,反正就里斯本觀光咩……
電車叮叮咚咚地爬上阿爾法瑪舊城區,在狹窄的巷子裡繞來饒去,偶爾的雙邊會車總會引起觀光客的注目,因為路太狹窄了,軌道只有一條,要會車還得算時間的。
這樣隨意亂繞,也花了快一個小時,回到hostel已經近九點,廚房裡大廚仍在準備今天的晚餐,記得是葡萄牙的某種豬肉料理,香得很。
距離九點"預定"開飯的時間(通常是不準時的)大約還有十來分鐘,向大廚借了一個鍋、一個爐,煮了最後一包味王牛肉麵,立刻香味滿廚房,台灣泡麵可不是蓋的咧~~ 迅速解決了泡麵,趁大家還未入席之前躲回房間去,明天將是最後的戰役了。 (唉…要不是被騙了那一百五十歐,誰不想花那8歐吃大廚煮的全套料理+紅酒喝到飽啊!?)
 →Cascais夕陽西斜時的的海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