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2015 寮國跨年(1) – 首都永珍,第一課:震撼教育

IMG_6729
(上圖) 簡單的三明治留著法國殖民時代的面影,還有從中午就開喝才是正確的旅行態度!(誤)

地點:永珍(Vientiane)
住宿:Ibis Vientiane Nam Phu Hotel (USD62/2ppl)

拖著感冒初癒、咳起來還停不下來的身體,從寒冷的東京飛到更冷的首爾跟阿弟會合。

濟洲航空 7C1103 18:30-21:10 NRT-ICN

「你生病是要怎麼去寮國啦? 」阿弟有點擔心的看著我。
「…… 不然把機票取消嗎? 然後在韓國十一天超無聊這樣?」
「待在韓國也沒關係啊,寮國不知道會不會危險…」

嗯…怎麼說呢? 出發前往寮國之前,我們的腦海中都有非常多想像:清不完的地雷、貧窮的人民、扛著AK47步槍的游擊隊。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些想像也是非常貧乏的,因為不知道真正的寮國長什麼樣子,只能任憑想像飄往不知是否能稱為偏頗的那邊。

飛往寮國首都永珍(Vientiane)的班機是隔天晚上,所以我們還可以去吃個陳玉華一隻雞,順便逛逛東大門。陳玉華一隻雞在此就不多作介紹,以免模糊了焦點,只是味道跟蒜頭雞很像…

(圖) 陳玉華一隻雞,真的是一隻,嗑光
IMG_9173

出發!

把厚重的冬衣留在阿弟住處,帶了一條圍巾、薄羽絨衣和夏日衣物,懷著一絲絲不安向寮國前進!

Jin Air(中譯"真航空") LJ051 19:15-22:55 ICN-VTE

這麼說來韓國的廉航還挺發達,不僅品牌多,而且還飛航這麼冷門的國家?! 小小的波音客機B738載了滿滿的乘客,飛行時間五個多小時,雖是廉航卻附有一份輕食餐,以及15公斤的寄艙行李,只是少了娛樂系統而已。

永珍機場入境處分為兩種,都在同一個地方,我們當然是走落地簽那邊,韓國人進寮國不需簽證,落地簽那裡只有我跟阿弟跟小貓兩三隻。填好表格,繳兩張照片和30美金,簽證官把簽證貼在另一本文件上遞出來,想來是不承認台灣護照吧? (因為阿弟的簽證是直接蓋在他的護照上) 簽證費收費標準依國家不同,我繳的是「亞洲其他國家」的規費(跟強國規費不同),既然承認我是個亞洲國家為何又不直接貼VISA在護照上呢?有點矛盾,反正你知我知那是個佛地魔般、不能明說的事實。

(圖) Jin Air附的輕食,口味普通,廉航就不要求了
IMG_9197

機場的匯兌處早就關門了,晚班機的旅客只能自己想辦法,身上沒有一毛寮幣的我們一出海關就趕緊找ATM先領了30萬寮幣應急,跟旅館預訂好的機場接送車已經來了,抵達飯店已經快午夜12點,車資是6萬寮幣,約美金7.5元,一路上沒看到什麼商店燈光,看來夜生活在這不太盛行。

第一晚下榻的飯店是國際連鎖的商務旅館ibis(宜必思),位於南埔(Nam Phu)地區,是國際旅客較為集中的地方,會選擇這家旅館也是為了減低對未知的寮國的不安。連鎖旅館一如預想的服務週到且乾淨,價格也相當有"國際水準",總之安穩地度過第一個晚上是最重要的。

永珍街頭即景

隔天一早,某人死賴著床鋪不肯起來,再僵持下去也是浪費時間,就一個人出去熟悉一下環境順便張羅車票。原來這兒早上的街頭很清閑,沒有橫衝直撞的汽機車,信步走到某間寺廟脫了鞋進去,一位僧侶正低頭誦經,寺廟外的廣場有人在打太極,有小朋友在玩球,好寧靜的日常,這是真正的永珍哪!!

(圖) 晨光下的寺廟閃閃發亮!
IMG_9208

南埔的大街上有好幾家匯兌所,比價後先換了200美金(2人400美金),匯率是USD1:Kip8100,瞬間身上有了三百多萬,自此變得很緊張,當有錢人(?)也是很辛苦的呀~~

這天打算下午從永珍移動到附近的度假勝地旺陽(Vangvieng),大街上也有數處賣車票的地方,這些交通工具全都是民間經營的,分為Mini Van和VIP Bus兩種,前者是小車大概十人以下,後者是大遊覽車,小車機動性大開得比較快所以比較貴,大車比較舒服但是比較慢所以便宜些,從永珍到旺陽大概四個小時,我打算搭較便宜的VIP bus就好。

(圖) 早晨的永珍街頭,很悠閒很舒服
IMG_6684

先試著問一家guest house,「噢,今天去旺陽的車很滿,已經沒有位子了,我們公司特別加開小的MiniVan,票價是90,000Kip一個人…blah blah blah」

看了站在旁邊的洋妞一眼,她對我聳聳肩,嗯… 決定去別家問問看。

過了一條小巷口有另一家號稱旅行社兼網咖的地方,走進去一問,有大巴車票,下午一點半到飯店接送,一個人40,000Kip,現省一半以上!(ps. 40,000Kip是正常價,不是這裡特別便宜) 我坐在小辦公室的藤椅上看他們忙著打電話聯絡接送事宜,天花板的吊扇呼呼吹著,有個洋人正在付費用他們舊舊的電腦上網,老闆用看不太懂的文字寫在兩張小紙條上遞給我(是車票啊!),在身邊的一切都電子化的時代,這家跨越十年時空的永珍小旅行社令我印象深刻。

(圖) 在寮國的第一餐,早餐來嗑碗河粉也是稀鬆平常啦! (?)
IMG_9216

第一堂課,震撼教育

回旅館check out並把行李寄在櫃台,到大街上吃過早餐,叫了一台嘟嘟車(tuk tuk)到離觀光區有一小段距離的"COPE",這兒是我們認識寮國的第一步。

因為它實在不太起眼,我還問了嘟嘟車司機三次到底有沒有載錯地方…  COPE (Cooperative Orthotic & Prosthetic Enterprise)是一個非營利機構,提供義肢、輔行工具和輪椅等等給寮國因為誤觸未爆彈而導致殘疾的人,裡頭有一間展示室提供實物、照片、圖片、影帶等詳盡的介紹。

(圖) COPE受到日本捐助不少,特別掛布條感謝
IMG_6702

一踏入展示室就是一大串像風鈴似的未爆彈彈殼,是集束炸彈(cluster bomb),留在寮國土地上最多的就是這種。事實上,越戰期間(1964-1973)有超過兩百萬噸的炸彈被投在寮國的土地上,其中推測有30%是未爆彈,大部分留在東北部的山區叢林間,雖然世界各國都來幫忙,但因為數量實在太多,預估還要兩百多年才能把所有的未爆彈清理完畢。而這些未爆彈導致不能使用的土地和因為誤觸而不時傳出的傷亡,讓貧窮的寮國東北部處於更不利的發展條件。

(圖) 這是集束彈,丟一個下來會散出幾百個…
IMG_6705

這裡有好幾段影片帶你了解東北部人民生活的困境,許多人,包括學齡小孩,為了貼補家用,以簡易金屬探測器去找未爆彈,拆解之後將其出售,許多悲劇就因此發生,現場也展示各式各樣義肢,都是實際使用過的。他們也大聲疾呼不要購買市面上的未爆彈相關產品,因為有需求就會有人冒險去挖掘。

追根究柢,為什麼隔壁的越南打仗會讓寮國變成世界上被炸彈爆擊最密集的國家呢? 那你就要問美國了…
越戰是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國家為了防止社會主義(共產政權)擴張而跳下去的戰爭,當時越南跟現在的朝鮮半島一樣分為北越(社會主義)和南越(資本主義)兩個國家,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越共)」跟當時的南越政府打仗,想要把南越也變成共產政權,美國幫南越政府打來打去都打不贏,推測一定是有北越的暗中資助,就偷偷的丟了一~大~堆~炸彈在寮國和柬埔寨企圖截斷補給路線,直到戰爭結束後才被世人知道。

(圖) 展示室的各式各樣義肢,可以直接在旁邊的小紀念品區捐款給他們做義肢
IMG_6709

所以你可以看到在COPE展示室的留言版上充斥著叫美國"踹共"的留言,叫他們要負起全部責任把未爆彈都清完… 這還是第一次在旅程一開始就到一個如此令人淚眼婆娑的地方,這塊我們看似寧靜的土地上背負著許多非自願的、無法解決的苦,莫怪阿弟在簽留言本的時候說了一句:這是我第一次不想告訴別人我來自哪個國家。

懷著沉重的心情又攔了一台嘟嘟車回到市區(這次知道要殺價了),走在南埔大街上,阿弟突然說,「當時想要防堵東南亞赤化,所以才捲入戰爭,原本打算把他們的政府扶植好就要撤退的」。

「是啊」我瞄了他一眼,「Just like Afghanistan. (就像阿富汗一樣)」。

雖說歷史是一面明鏡,人類似乎還是一直重蹈覆轍呢~~

———————————–
相關網站
Hotel ibis Vientiane Nam Phu
COPE Laos:除了現場捐款外,在網站上點選"buy a leg" 可以線上捐贈義肢或生活用品,網站在澳洲註冊,我捐過了,沒問題。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